红刃斩月

  萧疏寒每年都会去明月山庄祭奠楚遗风,且从未缺席过。
 
  年少时,他将人生中第一杯酒敬给楚遗风,于是楚遗风成为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朋友。他们初遇的那一夜,月是如此明亮,但它亮不过楚遗风的双眸。

  他将自己心爱的“卧云”赠予这位潇洒恣意的华山少侠。夜晚,悠扬清泠的箫声伴他入梦,那箫声令他想起华山的漫天风雪。楚遗风就好像华山的雪一样纯净,像华山的风一样自由。萧疏寒有时甚至会梦到楚遗风站在他的窗前,合眼吹着卧云,墨发与衣袍被风吹起的模样。

  若不是当时忘记互换姓名,他们会不会就此成为知己?

  世事难料。楚遗风与李如梦的私奔,岳道怀师兄的死,华山与武当结下的梁子,足以让他心力交瘁。

  而楚遗风,也在坠入悬崖后生死不明。

  好在楚遗风那时命大,掉下悬崖却活了下来,还捡到了一个婴孩,取名为楚留香,造就后世的一段传奇。

  “遗风有子如你,甚好。”

  可惜现今楚遗风已死,他终究是见不到那个人了。

  纵使大道无情,必须抛却尘缘,但若楚遗风一日不沉冤昭雪,他便一日无法放下尘世。

  他要和楚留香一起,洗清华山的冤屈,洗清楚遗风的冤屈。

  楚遗风是他心中永远的清风明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