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刃斩月

【英敬/敬英无差】春日的花香

文不对题向,一个普通小甜饼

幼年英智和敬人

OOC注意

    春天来了,天祥院家花园里一粒粒小小的花种在春风吹拂下尽情舒展着腰肢,抽出娇嫩的新芽。

    这场温柔的春雨来得很及时,细密的雨滴尽心浇灌着它们,鼓励它们在这个新春向人们展示自己美丽的容姿。

    细细密密的雨帘让英智看向窗外景物的视线变得模糊,英智不忿地跳下床,将床边的板凳搬到窗台前。天祥院家的窗台对他来说还是太高了点,站着看根本看不到全景。英智吃力地爬上板凳瞪大眼睛望着窗外的朦胧。

    可惜他还是看不清除了雨之外的任何东西。更糟糕的是,刚刚对于他来说过于激烈的动作让他心口一窒,尽管他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一连串的猛烈咳嗽声还是从嘴里漏了出来。

    咳嗽声像是一个信号,让整个天祥院家都炸开了锅。女佣们拿吸氧器的拿吸氧器,拿药片的拿药片,拿被褥的拿被褥,动作迅速,浩浩荡荡冲向英智的房间。

    一切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今天女仆们忙碌的身影后还紧紧跟着了一个着急到眼镜都差点跑掉的小小的敬人。

    女仆们训练有素,很快就把站在板凳上的英智抓下来按到床上插上氧气罩。

    英智看着跟着跑来气喘吁吁的敬人,咧开嘴笑得幸灾乐祸。敬人一丝不苟的发型在激烈奔跑中有一点凌乱,眼镜歪到一旁,整整齐齐的道服也有了不少褶皱,那总是板着的脸泛起浅红,大张着的嘴正在拼命喘气……

    英智看着敬人狼狈不堪的样子顿时摘下氧气罩开怀地笑出声,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在缺氧的事实。敬人反应也十分正常,他直接一手夺过英智手里的氧气罩往英智的嘴上一套,把英智摁回床上,附赠一句恼羞成怒的说教:“真是的,竟然还笑,英智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再笑缺氧住院我可不管你了!”

  “唔……”被氧气罩隔离后嘲笑不了敬人的英智只好扫兴地噤声,手舞足蹈了一会表示抗议后,才气鼓鼓地闭上眼睛。

    敬人无力地揉揉额头,长吁一口气:总算肯消停会了。他转身特意放轻脚步走向书架,准备拿他上次落在英智家里的画本,可指尖刚碰到它,身后就传来英智好奇的声音:“那是新作品吗,敬人?”

  “……不是!给我把氧气罩戴上!”

  “我看过了,故事很精彩哟!画风也很棒!可惜敬人你又没有画完结尾……我很想知道最后骑士护送公主回到王国之后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等你病好了,我再给你画……总之,快点把氧气罩戴上啊!你会死的知不知道!”

   “好啊!我想要看骑士和公主在一起的结局!”
   “……”

  “唔?!唔唔唔……唔!”

  “戴好了,不许摘!再让我发现你摘下来,我就把你的手绑在床上!”

     英智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无聊地听着发小啰嗦的说教,张大嘴——打了一个无声的哈欠。敬人又长又啰嗦的说教对什么都听不进去的小少爷英智来说,完爆世界上任何摇篮曲。英智看着敬人不停在动的嘴巴,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这样对你的身体没有任何好处,听到了吗……嗯?英智?”敬人总算唠叨完毕,转过身去却只看见了英智的睡脸。

     睡着了啊。敬人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帮英智掖好被角。

  “晚安,英智。”

    灯被关上了,房间陷入一片黑暗。天祥院宅里的大钟沉闷地敲了十下,孩子们的睡觉时间到了。

    窗户早已被敬人推开,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钻入窗口,四散弥漫开,充斥了整个房间。原来是花开了,它们在春雨的滋润下获得了充足养分,在夜间得已绽放。

    英智睡得很是安稳,嘴角带着笑意,像是在梦中也嗅到了这醉人的芳香。

    敬人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轻轻握住英智露出被外的一截手掌,在花香的围绕中缓缓沉入梦乡。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