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刃斩月

【华武】我的华山朋友约我在鸡鸣塔顶见面

*就当作元旦贺文吧【瘫】

*取名废哭了

*一时兴起放飞自我的脑洞产物

*我流华武,HE,ooc注意

*bug多,逻辑有些混乱

1.

  天色渐沉,月亮悄悄探出头来,金陵城的店铺也纷纷亮起了灯笼。

  承载着人们希望的花灯一盏盏升起,犹如一团团明亮的星火,晃晃荡荡飘向远方,装点着逐渐暗沉的天穹。

  武当驾鹤在金陵城的夜空中飞速前行着,沉稳掠过四处飘荡的花灯。重阳衫的衣袂被晚风粗暴掀起,端正的发冠也被吹得有些歪斜,平日里一丝不苟的武当却只是紧蹙着眉,又加快了些速度,往鸡鸣寺的方向前进。

  半个时辰前,华山约他在鸡鸣寺的塔顶会面。飞鹰捎来的信上只写了时间与目的地,外加一句“速来”。简短得一点都不符合华山平时话痨的风格。

  武当反复看了十几遍,信纸被揉成了咸菜干,也没看出其他的东西来。

  管他呢,估计又在耍我玩。

  武当这样淡定地想着,从容不迫放下皱巴巴的信纸,伸出食指轻扣桌面。

  于是他连晚饭都没吃,就从武当驾鹤赶来了金陵。

2.

  鸡鸣塔算是他们一起去过很多次的老地方。塔尖上种着他们的结义树,塔顶上总是摆着华山的烧烤摊,塔底也曾躺过他俩摔残的身体。武当对于那里算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华山会选择这样一个地方约他见面,想来定是出了大事。

  武当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华山虽然平日里惯不正经,死皮赖脸借钱不还,但也算是他的朋友。既然朋友有难,作为正派侠士的武当,又怎能不出手援助呢?

  还是尽量帮帮他吧。想想华山借钱时可怜兮兮的眉眼,武当有些心软。

  不过一定要先问清楚,知道华山到底惹了什么祸,才能给予适当的帮助。若是违反原则的事情……他也坚决不会帮忙的。

  心思百转千回,有原则•正派•武当望着逐渐靠近的鸡鸣塔,抬起头直视前方,认真挺了挺自己的胸脯。

  一阵浓烈的孜然味夹杂着烤肉独有的鲜香扑面而来,打断了武当的思考。武当预备优雅降落在塔顶的动作一滞,左脚绊右脚,扑通一声摔到了塔顶上。

  刚涮好肉串的华山闻声回头,就看见一只以极其不雅的姿势趴着的憋红了脸的小仙鹤。

  “咳。”

  武当无视华山憋笑憋到内伤的脸,面无表情地一把抢走了烧烤架上的所有肉串。

3.

  “华兄让我速来,只是为了吃烧烤?”

  “不不不,当然不是!”

  对上武当想打人的表情,华山赶紧认怂。

  华山开了一坛桃花酿,笑嘻嘻地先给武当斟了一杯,自己则就着坛,一小口一小口饮着。

  武当饮下杯中酒,静静地望着华山的动作。两人做了多年好友,武当知道华山平日饮酒时习惯豪饮。若似现在的饮法,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酒乃百年一遇绝佳上品,二是华山有了不顺心的事。

  然而在武当的印象中,华山脸上永远都是带笑的,做事随性,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活得潇洒自在,几乎没有烦恼。

  今天的华山,很是反常。

  回想起那封简洁明了的信,武当攥紧衣袍,开始担心起好友的心理状态了。

4.

  “你今日似乎心情不佳。”

  不,不行,太直接了。

  “这酒当是上品,气味香醇,与闻师叔的比起来也不逞多让,不知华兄为何意兴阑珊?”

  不,不行,万一他说“没有啊我很高兴”不是被反弹回来了吗?!

  “今夜月色甚美,烧烤也很好吃。”

  不对,扯太远了。

  ……

  …………

  算了。

  内心戏满分,套话技能零分的武当郁闷地啜了一口酒。

5.

  “有件事,想跟你说说。”

  华山终于喝够了酒,熄了烧烤摊的火,去拣武当吃完后散落的竹签子。

  “上次跟我们一起剿匪的女侠……她说她想和我结为道侣。”

  信息量有些大,武当想帮忙拣竹签的手僵硬了一瞬。还好只是伸出了一点儿,华山低着头也没发现他的动作。他赶忙把手缩回去,垂眼看着华山乌黑的后脑勺。

  “我没答应。”

  “……”

  “认识不到一天的人,她就敢和他结为道侣。”

  华山拣完了竹签,低着头轻声地说着。兴许是醉了,他的心里话开始多了起来,两颊变得酡红,眼中盛满了迷茫的醉意。他的眼神半刻都没有离开武当的脸,就这样直直地注视着武当,眼里一片朦胧,配上因醉酒而变软的语调,显得无比落寞,犹如一条失落的大狗,耳朵和尾巴都无力耷拉了下来。

  武当没忍住把手伸出去,但又立刻收了回来。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伸出手,摸了摸华山后脑勺绑起的长发。

  华山整个人僵硬了几秒。

  “你喜欢她吗?”

  “……啊?”

  华山张着嘴,呆滞的眼神看起来傻透了。

  看来是真醉了。武当叹了口气,帮他理好被自己揉乱的发丝,端正地坐好。

 
  “我说,你……”

  “不喜欢。”

  “……喔。”

  武当了然地点头,准备把坛子里最后一点桃花酿倒进酒杯里。

  “与喜不喜欢无关,我只是想说……我很佩服她的勇气。她敢对认识不到一天的人提出结道侣的请求,我对自己暗恋了八年的人连句喜欢都不敢说……”

  “啪!”

 
  武当手里的酒坛径自摔碎掉下了鸡鸣塔。

6.

  华山被这一声巨响震了一下,原本充满醉意的双眼霎时清明起来。在他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以后,脸上的红色直接蔓延到了脖子根。

  “不……那个……不是……道长……”

  从前惯会插科打诨的嘴此时变得不好使了,华山的脸红得像个西红柿,连手带脚死命瞎比划,愣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而武当的大脑在死机一分钟后自动重启,颤抖着接收了巨大的信息量。

  “……你有暗恋对象?”

  “那个……我……”

  “还暗恋了八年??”

  “喔……不、不是……”

  “天啊……华兄。”

  武当深吸一口气,勾住华山的肩膀。

  “哪个门派的女侠?”

7.

  华山:“……啊?????”

8.

  “你这样不行啊,华兄。”

  武当摇摇头,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凑近华山的脸,语重心长道:

  “喜欢就要大胆说出来,藏着掖着自己的心思暗搓搓对她好,人家姑娘是不会知道的,她只会把你当闺蜜,还是一辈子的好、闺、蜜!”

  华山看着武当一脸“我是过来人我都知道”的表情,缓缓把武当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挪了下来。

  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真特么对。

9.

  华山:“呵。”

10.

  “你说得对。”

  华山轻声说道。他转身重新抓住武当的双手,举高至武当的头顶,把武当用力压在塔顶与塔尖的一个交界处。

  “道长,我喜欢你。”

  “……”

  “喜欢了整整八年。”

  “……”

11.

  武当被华山表白后就闭上了眼睛。

  他在颤抖。

  华山沉默一瞬,松开了桎梏。

12.

  就在这时,武当突然暴起,猛地抓住了华山的衣领。

  猝不及防的华山一惊,回过神来时,只来得及看见武当近在咫尺的脸庞。

  唇间覆上了一片柔软。

13.

  华山听见一句细如蚊呐却格外清晰的话。

  “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14.

  “你原来一直都以为我喜欢姑娘,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机会,所以才一口咬定我暗恋八年的是个姑娘?还要教我追?嗯?”

  华山好整以暇地看着满脸通红的武当,忍不住伸手戳了戳武当鼓起来的脸颊。

  “你不亲口告诉我,我是真不知道你也喜欢我,藏得还挺好的啊道长。”

  “别说了……”

  武当拍开华山乱动的手,把发烫的脸颊埋进臂弯里,嘴里小声嘟哝着:“太丢人了……”

  “噗。”

  “……别笑。”

  “哈哈哈。”

  “……喂!”

15.

  “所以你是故意选在鸡鸣寺塔顶表白的?”

  “对啊。”华山一脸理直气壮,“你要是拒绝我,我就跳下去摔残,抱住你大腿不放,你就要养我一辈子了。”

  “???”

  是个狼人。

fin.

做一条快乐的咸鱼_(:3」∠)_

华武小破车,浴池play♂

在自家道长的鼓励下交的第一份党费

肉不香别打我【抱头】

求别吞!!

石墨链接走评论√

  萧疏寒每年都会去明月山庄祭奠楚遗风,且从未缺席过。
 
  年少时,他将人生中第一杯酒敬给楚遗风,于是楚遗风成为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朋友。他们初遇的那一夜,月是如此明亮,但它亮不过楚遗风的双眸。

  他将自己心爱的“卧云”赠予这位潇洒恣意的华山少侠。夜晚,悠扬清泠的箫声伴他入梦,那箫声令他想起华山的漫天风雪。楚遗风就好像华山的雪一样纯净,像华山的风一样自由。萧疏寒有时甚至会梦到楚遗风站在他的窗前,合眼吹着卧云,墨发与衣袍被风吹起的模样。

  若不是当时忘记互换姓名,他们会不会就此成为知己?

  世事难料。楚遗风与李如梦的私奔,岳道怀师兄的死,华山与武当结下的梁子,足以让他心力交瘁。

  而楚遗风,也在坠入悬崖后生死不明。

  好在楚遗风那时命大,掉下悬崖却活了下来,还捡到了一个婴孩,取名为楚留香,造就后世的一段传奇。

  “遗风有子如你,甚好。”

  可惜现今楚遗风已死,他终究是见不到那个人了。

  纵使大道无情,必须抛却尘缘,但若楚遗风一日不沉冤昭雪,他便一日无法放下尘世。

  他要和楚留香一起,洗清华山的冤屈,洗清楚遗风的冤屈。

  楚遗风是他心中永远的清风明月。